金瓶梅百科

广告

雪天对饮解读武松最爱的人是谁?

2011-11-19 10:43:44 本文行家:段钱龙

在《水浒传》中,武松曾经遭遇了四个女人,潘金莲、孙二娘、蒋门神小妾,张都监丫头玉兰。当然还有个王婆,不过武松没有恋母情结,估计对王婆没有任何遐想。而武松最爱的人是谁呢?当然是潘金莲。潘金莲是武松的嫂嫂不假,武松也杀掉了潘金莲不假,可是并不影响武松暗恋潘金莲。爱到深处恨也深

   

潘金莲潘金莲

      在《水浒传》中,武松曾经遭遇了四个女人,潘金莲、孙二娘、蒋门神小妾,张都监丫头玉兰。当然还有个王婆,不过武松没有恋母情结,估计对王婆没有任何遐想。而武松最爱的人是谁呢?当然是潘金莲。潘金莲是武松的嫂嫂不假,武松也杀掉了潘金莲不假,可是并不影响武松暗恋潘金莲。爱到深处恨也深,自己为了哥哥放弃了对潘金莲的迷恋,而潘金莲在对自己袒露爱意之后不久竟然就搭上了另一个男人,一起快活了几个月,最糟糕的是还合谋杀死了自己的哥哥,这是武松无法忍受的。于是武松杀潘金莲要剥掉潘金莲衣服,要露出潘金莲胸脯,然后下手挖出心肝五脏。武松就是要表示,嫂嫂潘金莲的心肝到底长什么样,才会做出这种让武松伤心断肠的事。

  于是,在杀死潘金莲之后,一贯谨守男女大防的武松变得风流放荡了起来,武松在十字坡调戏孙二娘,在快活林调戏蒋门神的女人,用词大都淫秽,不堪入耳,连“小便处的毛”都能从这位大英雄口中说出来,并且自然流畅,毫无一点羞涩之色。武松性情大变和心底深处对潘金莲的爱与恨密切相关。而玉兰,是武松第一个明确表示愿意结婚的女人,而愿意的原因,很大程度来源于玉兰和潘金莲的惊人相似。不过本文不准备讨论玉兰,专讲武松对潘金莲的感情。

  潘金莲是哥哥的女人,而武大对于武松,既是兄长,也是从小含辛茹苦养大自己的父亲,武松不可能做出有违礼法的事情。但是不能并不等于没有。最有力、最明确地表明武松对潘金莲有爱意的证据在《水浒传》二十七回,在这一回武松、潘金莲雪天共饮,许多对话、动作都很暧昧,很有味道,我们细细品来。

  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午后,武大被赶出去卖炊饼,潘金莲准备了酒肉,在武松房间烧了炭火。有肉可以果腹,有酒可以助兴,又有温暖的房间,有一心等待的女人,被拒绝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武松回来时,潘金莲如同伺候丈夫一样来帮武松接毡笠,却被武松拒绝。此时的武松还谨守叔嫂大防,有十分戒心。

  潘金莲问武松为何不回来吃早饭,让风雪中归来的武松进房间烤火,武松答应了,脱了油靴,换了袜子。潘金莲为武松准备炭火,让寒冷归来的武松感觉几分家庭的温暖,此时武松心中,只好有九分戒心了。

  潘金莲跑去把前门拴好了,然后端出酒菜,和武松同吃。精细的武松当然发觉了气氛有点异样,于是问:“哥哥哪里去归?”潘金莲说武大出去了,我和叔叔吃吧。武松不好意思,怎么能够叔嫂同桌吃饭呢,说还是等哥哥回来再吃吧。潘金莲说:“哪里等得他回来,等他不得!”潘金莲有些猴急,武松看了并没有反感,而是表示自己去烫酒,让嫂嫂歇着。此时武松已经有些渴望叔嫂同桌吃饭,甚至喝点小酒了,喝酒有壮胆的功效嘛。此时的武松有些软化,算有八分戒心吧。

  潘金莲连递给武松两杯酒,说了一句调情的话“天色寒冷,叔叔饮个成双的杯。”潘金莲不是说喝两杯,而是说成双的杯。难怪金圣叹要感叹潘金莲真好淫妇,辞令绝妙了。武松并不反对,自己喝完了,竟然还给潘金莲筛了一杯酒。你来我往,叔嫂关系已经渐渐淡化成男女关系了。此时只好算作七分戒心吧。

  潘金莲喝了几杯酒,故意将美丽洁白饱满的胸脯微微露出来,头上的发髻也松松垮垮的,故意引诱武松,还问武松,“听说叔叔在前街上养了一个唱的?”武松急忙表明绝对没有这种事。潘金莲故意说不信,武松说,可以问哥哥武大,自己绝没有女人。武松的话,在潘金莲听来,有两种意思,一是武松还没有别的女人,二是武松看不上别的女人。潘金莲浮想联翩,双方边闲聊边喝酒。此时书中明确写到,武松也知了四五分。武松了解了潘金莲在挑逗自己,想和自己好,可是并没有明确拒绝,只是把头低了。这是羞涩?是期待?是忍耐?是顾及颜面?很难讲。此时的武松,只好作有六分戒心了。

  当潘金莲再去烫酒时,武松自己拿着火箸拨火,估计心中想了很多。当潘金莲会来的时候,故意在武松肩头捏了一把,说:“叔叔,只穿这些衣服不冷?”武松此时有些不快,但是也没说话。为什么不快?因为潘金莲这个动作过于亲密,但是武松还是没说。为何武松既有些反感,又不明确表态呢?只好看成武松内心的矛盾,礼法和情感在不断的纠缠。于是武松的戒心并没有持续减低,潘金莲过快的节奏,让武松警觉,自己不能堕落下去。武松的戒心恢复到了七分。

  潘金莲明显会错了意,以为武松是默认,在等待自己进一步行动,于是抢过武松的火箸,告诉武松你不会拨火,我来吧。两人的手亲密接触。火盆旺了很多,潘金莲也妖娆了很多,武松也燥热了很多。此时的武松内心搏斗不止,叔嫂大防,和多情嫂嫂在脑海中盘旋,但是理智告诉武松,长嫂如母,绝不可戏,此时武松的戒心猛增到八九分。这时的戒心与其说是警戒潘金莲,不如说是警戒沉沦的自己。

  武松的沉默,让潘金莲再次会错意。潘金莲端来一杯酒,自己喝了半口,然后递给武松说:“你若有心,吃了我这半杯残酒。”在书中,潘金莲一共叫了三十九声叔叔,此时忽然换做“你”,可见此时潘金莲已经把武松完全当成自己心爱的男人,不再是自己丈夫的弟弟了。武松很生气,夺酒杯,骂嫂嫂,然后两手推开潘金莲,差点把潘金莲推倒。武松推的部位是哪里?自己想。武松说,自己不是败坏风俗的猪狗,告诉嫂嫂,如果有些“风吹草动”,眼里认得是嫂嫂,拳头不认得是嫂嫂。潘金莲的举动过于明显,反而激怒了武松,武松果断地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只是,什么叫做“风吹草动”?是说潘金莲还要继续无耻勾引自己,还是说潘金莲在外勾引别的男人?

  武松如果心中对潘金莲不曾动情,哪里会到等到潘金莲连续挑逗以至于直接表白。若不是武松一再默认,甚至迎合潘金莲,潘金莲又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深陷进去。正因为潘金莲对武松有爱,武松对潘金莲有情,两人才会独处一室,对饮调情,只是潘金莲跳跃性前进,心急了一点,让武松在爱的迷醉中猛然警醒,意识到只要最后一点防线攻破,自己就将成为千夫所指的罪人。一刹那,对兄长的愧疚充满武松的心头,对潘金莲的柔情潮水搬退却,剩下的是震惊,是愧疚,是愤怒。武松为自己竟然迷醉嫂嫂到如此地步而震惊,为自己背叛养育自己的兄长而愧疚,而嫂嫂如此笃定地以为已经抓住了自己而愤怒!

  武松大声宣布,自己是顶天立地噙齿戴发男子汉,不是那等败坏风俗没人伦的猪狗!武松大声斥责潘金莲,嫂嫂休要这般不识廉耻!武松忘记了声音大不代表有道理,声音大更多是掩饰他的孱弱。雪天饮酒一幕,武松和潘金莲对饮,你来我往,十足情人气氛,估计这一幕会常久地在武松梦中出现。

  在武松公开拒绝潘金莲之后,潘金莲为了掩饰自己对武松的爱,加倍抹黑武松,标榜自己贞洁烈女的形象。潘金莲的做法和武松大声斥责潘金莲,标榜自己绝不会做猪狗不如的勾当如出一辙。当潘金莲辱骂武松的时候,武松没有反驳,因为他明白,这是自己的选择,选择礼法,选择大义就必须付出代价。

分享:
标签: 武松 潘金莲 金瓶梅 水浒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