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百科

广告

水浒中的武松和金瓶梅中有何不同?

2011-11-19 11:11:09 本文行家:吴仙花

《金瓶梅》和《水浒传》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个世俗,一个浪漫。一个尽是一些争风吃醋、柴米油盐,一个是快意恩仇,替天行道。在水浒世界中的第一英雄武松,无论是杀金莲斩西门,还是削减鸳鸯楼,不分男女老幼全部杀死,都很少引起读者的反感或者恐惧。因为,水浒的世界,是和现实社会颠倒的世界



武松打虎武松打虎

  《金瓶梅》和《水浒传》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一个世俗,一个浪漫。一个尽是一些争风吃醋、柴米油盐,一个是快意恩仇,替天行道。在水浒世界中的第一英雄武松,无论是杀金莲斩西门,还是削减鸳鸯楼,不分男女老幼全部杀死,都很少引起读者的反感或者恐惧。因为,水浒的世界,是和现实社会颠倒的世界。法律成了罪恶的保护伞,通缉犯却化身为为民做主的大侠。可是,当我们从漂浮的夸张的激越的文字中沉静下来,去真正认识武松,必将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认识。

  众人都来作贺。吃了一早晨酒食,抬出大虫,放在虎床上。众乡村上户都把段匹花红来挂与武松。武松有些行李包裹,寄在庄上。一齐都出庄门前来。

  早有阳谷县知县相公使人来接武松。都相见了,叫四个庄客将乘凉轿来抬了武松,把那大虫扛在前面,也挂着花红段匹,迎到阳谷县里来。那阳谷县人民听得说一个壮士打死了景阳冈上大虫,迎喝了来,皆出来看,哄动了那个县治。武松在轿上看时,只见亚肩叠背,闹闹攘攘,屯街塞巷,都来看迎大虫。到县前衙门口,知县已在厅上专等,武松下了轿。扛着大虫,都到厅前,放在甬道上。

  知县看了武松这般模样,又见了这个老大锦毛大虫,心中自忖道:“不是这个汉,怎地打得这个虎!”便唤武松上厅来。

  《水浒传》写武松打虎归来,完全是一派喜庆文字。

  武松打死老虎,最高兴的是那些猎户。平日里县衙经常限期追捕,受了不少气,挨了不少打,现在终于打死老虎了,猎户们不用再被官府催逼,也不用日夜担心老虎袭人。于是武松一到村子,受到众人最隆重的欢迎。想必酒桌上,父老们对武松说了无数尊崇的话,想必武松也是逢人敬酒,一大碗仰脖喝掉,完全是英雄的豪迈与洒脱。只是武松打虎威风已经到了极点,再写就有几分累赘,于是施耐庵“众人都来作贺”,简简单单一笔带过。

  众人为了表示自己的感谢,和对打虎英雄的崇拜,把成匹的缎子都拿出来,做成“花红”让武松披上。什么是“花红”?并非是我们说的红花。花红本是古代婚俗用词,是男方送给女方的彩礼才叫做花红。乡间的百姓,把自己家里准备娶媳妇的缎子拿了出来,让武松穿上新郎的装扮,一副结婚娶亲的样子,吹吹打打的走向县城。最可爱的是连被打死的老虎,也挂着花红段匹,足见乡民的喜悦。当然,这里也可以暗示我们,武松成名,都源自于这只老虎,可不正是和老虎结亲吗?想当年武松在鸳鸯楼杀人之后,还要在墙壁下题字:杀人者打虎武松也。打虎,是武松一生的荣耀,正如孙悟空逢人便说自己是齐天大圣一样。

  写县城的文字也很有意思。当老百姓听说有人打死了老虎,都“迎喝”了出来,无数人你说他说,一传十十传百,都咋咋呼呼热热闹闹的簇拥前来的热闹场景,在两个字当中显露出来。武松一生英雄,或着走路,或者骑马,只有此时是坐轿,放眼望去,只看见人们的肩头脑袋,你推我我推你,吵成一片。此时的武松是幸福的,坐在轿子上的感觉,摇摇晃晃,有几分晕眩,几分沉醉。

  县老爷身份自然不同,不必出来迎接,只在大厅中等候、此处借写县令眼中武松,再次证明武松确实英雄:“不是这个汉,怎地打得这个虎!

分享:
标签: 武松 水浒传 金瓶梅 西门庆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