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百科

广告

金瓶梅中老爹

2015-03-23 11:50:31 本文行家:文哲的博客

西门庆与潘金莲 老爹,旧时是对乡绅、官吏或长者的尊称。某些地方亦用以称祖或父以及官员之父,另也指仆人对家主、衙役对长官的尊称。金瓶梅中称老爹的地方很多,其中称呼西门庆最多。第一个是父亲。金瓶梅第九回:那小厮(郓哥)见是武二叫他,便道:“武都头,你来迟了一步儿,须动不得手。只是一件,我的老爹六十岁,没人养赡,我却难保你们打官司。”乔郓哥称自家父亲为老爹。第二个对对乡绅、官吏或长者的尊称。《金瓶梅》第

西门庆与潘金莲西门庆与潘金莲

    老爹,旧时是对乡绅官吏或长者的尊称。某些地方亦用以称祖或父以及官员之父,另也指仆人对家主、衙役对长官的尊称。金瓶梅中称老爹的地方很多,其中称呼西门庆最多。

      第一个是父亲。金瓶梅第九回:那小厮(郓哥)见是武二叫他,便道:“武都头,你来迟了一步儿,须动不得手。只是一件,我的老爹六十岁,没人养赡,我却难保你们打官司。”乔郓哥称自家父亲为老爹。

   第二个对对乡绅、官吏或长者的尊称。《金瓶梅》第三十二回:话说当日众官饮酒席散,西门庆还留吴大舅、二舅、应伯爵、谢希大后坐。打发乐工等酒饭吃了,吩咐:“你每明日还来答应一日,我请县中四宅老爹吃酒,俱要齐备些。临了一总赏你每罢。”第七十六回:乔大户道:“蒙列位老爹盛情,岂敢动劳。”说毕,各分次序坐下。遍递了一道茶,然后递酒上坐。第九十一回:陶妈妈道:“我有一句说一句,并无虚假。俺知县老爹年五十多岁,止生了衙内老爹一人,今年属马的,三十一岁,正月二十三日辰时建生。”父亲称老爹,儿子也称老爹。

   还有掌刑的夏老爹,管砖厂工部黄老爹,管屯的徐老爹,督催皇木的安老爹,巡盐蔡老爹,太师府管家翟老爹,县中华主簿老爹,钞关收税的钱老爹,东昌府兵备雷老爹,新平寨坐营须老爹,荆都监老爹,宋御史老爹,本府胡老爹,青州徐知府老爹,提刑张二老爹,通判老爹,衙内老爹,他(陈敬济)母舅张老爹,你陈亲家老爹,……

    第三称西门庆老爹的最多。 

     1、自称老爹。第七十六回:西门庆道:“对过对他说,家老爹要房子堆货,教温师父转寻房儿便了。等他来见我,你在门首,只回我不在家。”那平安儿应诺去了。

     2、夏提刑称西门老爹。第三十一回:夏提刑终是金吾执事人员,倚仗他刑名官,遂吩咐:“你唱套《三十腔》。今日是你西门老爹加官进禄,又是好日子,又是弄璋之喜,宜该唱这套。”

     3、应伯爵、云理守称呼西门庆为老爹。第三十二回:良久,李桂姐、吴银儿搭着头出来,笑嘻嘻道:“爹,晚了,轿子来了,俺每去罢。”应伯爵道:“我儿,你倒且是自在。二位老爹在这里,不说唱个曲儿与老爹听,就要去罢?”第七十六回:云理守道:“在下昨日才来家,今日特来拜老爹。”于是四双八拜,说道:“蒙老爹莫大之恩,些少土仪,表意而已。”然后又与众人叙礼拜见。西门庆见他居官,就待他不同,安他与吴二舅一桌坐了,连忙安钟箸,下汤饭。

      4、贲四、韩道国、崔本、胡秀、平安、来昭等称呼西门庆为老爹。第三十五回:贲四道:“昨日老爹吩咐,门外看那庄子,今早同张安儿去看,原来是向皇亲家庄子。大皇亲没了,如今向五要卖神路明堂。第三十五回:那韩道国拜说:“小人蒙老爹莫大之恩,可怜见与小人出了气,小人举家感激不尽。无甚微物,表一点穷心。望乞老爹好歹笑纳。”第七十七回:不想西门庆走到厅上,崔本见了,磕头毕,交了书帐,说:“苗青替老爹使了十两银子,抬了扬州卫一个千户家女子,十六岁了,名唤楚云。说不尽生的花如脸,玉如肌,星如眼,月如眉,腰如柳,袜如钩,两只脚儿,恰刚三寸。苗青如此还养在家,替他打妆奁,治衣服。待开春,韩伙计、保官儿船上带来,伏侍老爹,消愁解闷。”西门庆听了,满心欢喜。第五十八回:只见胡秀来回话道:“小的到乔爹那边见了来了,伺候老爹示下。”第七十六回:却说温秀才见画童儿一夜不过来睡,心中省恐。到次日,平安走来说:“家老爹多上覆温师父,早晚要这房子堆货,教师父别寻房儿罢。”这温秀才听了,大惊失色,就知画童儿有甚话说,穿了衣巾,要见西门庆说话。第九十一回:那来昭喝道:“你这婆子,好不近理!我家老爹没了一年有余,止有两位奶奶守寡,并不嫁人。

     5、何九、经纪乐三、苗实、两个歌童、李三、黄四等称呼西门庆为老爹。

第七十七回:何九道:“蒙老爹恩典,小人知道。小人如今也老了,差事已告与小人何钦顶替了。”第四十七回:这乐三见苗青面带忧容,问其所以,说道:“不打紧,间壁韩家就是提刑西门老爹的外室,又是他家伙计,和俺家交往的甚好,几事百依百随,若要保得你无事,破多少东西,教俺家过去和他家说说。”第五十五回:只见那苗实与两个歌童已是候的久了,就跟着西门庆的轿子,随到前厅,跪下禀说:“小的是扬州苗员外有书拜候老爹。”随将书并礼物呈上。第五十五回:两个歌童从新走过,又磕了四个头,说道:“员外着小的们伏侍老爹,万求老爹青目!”西门庆道:“你起来,我自然重用。”第五十五回:西门庆进去换了衣服,就问月娘取出徐家讨的二百五十两银子,又添兑了二百五十两,叫陈敬济拿了,同到厅上,兑与李三、黄四。因说道:“我没银子,因应二哥再三来说,只得凑与你。──我却是就要的。”李三道:“蒙老爹接济,怎敢迟延!如今关出这批银子,一分也不敢动,就都送了来,”于是兑收明,千恩万谢去了。第六十七回:那黄四磕头起来,说:“银子一千两,姐夫收了。余者下单我还。小人有一桩事儿央烦老爹。”说着磕在地下哭了。

     6、赵太医、胡太医、何太监、刘公公、徐先生等称呼西门庆为老爹。第六十一回:那李瓶儿真个把头儿扬起来。赵太医教西门庆:“老爹,你问声老夫人,我是谁?”西门庆便教李瓶儿:“你看这位是谁?”第七十九回:对吴大舅、陈敬济说:"老爹是个下部蕴毒,若久而不治,卒成溺血之疾。乃是忍便行房。"又卦了五星药金,讨将药来吃下去,如石沉大海一般,反溺不出来。第七十回:(西门庆)同夏提刑见朝,青衣冠带,正在午门前谢恩出来,刚转过西阙门来,只见一个青衣人走向前问道:“那位是山东提刑西门老爹?”贲四问道:“你是那里的?”那人道:“我是内府匠作监何公公来请老爹说话。”言未毕,只见一个太监,身穿大红蟒衣,头戴三山帽,脚下粉底皂靴,从御街定声叫道:“西门大人请了!”第七十七回:西门庆进门,刘公公家人就磕头,说道:“家公多多上履,这些微礼,与老爹赏人。”第五十九回:须臾,徐先生看了黑书,请问老爹,明日出去或埋或化。

    7、吴月娘、王六儿、韩爱姐称呼西门庆为老爹。第七十九回:(吴)月娘与了蔡老娘三两银子,蔡老娘嫌少,说道:“养那位哥儿赏了我多少,还与我多少便了。休说这位哥儿是大娘生养的。”月娘道:’比不得当时,有当家的老爹在此,如今没了老爹,将就收了罢。待洗三来,再与你一两就是了。”第三十八回:那韩二捣鬼,把眼儿涎睁着,又不去,看见桌底下一坛白泥头酒,贴着红纸帖儿,问道:“嫂子,是那里酒?打开筛壶来俺每吃。耶呵!你自受用!”妇人道:“你趁早儿休动,是宅里老爹送来的,你哥还没见哩。等他来家,有便倒一瓯子与你吃。”爱姐因问:“官人青春多少?”敬济道:“虚度二十六岁。”敬济问:“姐姐青春几何?”爱姐笑道:“奴与官人一缘一会,也是二十六岁。旧日又是大老爹府上相会过面,如何又幸遇在一处,正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还有很多称西门庆为老爹的,比如应伯爵娘子、林太太、荆大人娘子、蔡老娘以及冯妈妈等等。

 

 

分享:
标签: 文哲的博客 西门庆 潘金莲 李瓶儿 金瓶梅 | 收藏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