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百科

广告

行家:段钱龙时间:2011年12月08日 《水浒传》中的武大郎是个“三寸丁古书皮”的猥琐男。《金瓶梅》继承了武大郎这一个特点,并且加倍渲染了武大郎的懦弱无能。当西门庆和潘金莲通奸被抓后,武大郎竟然还说,只要潘金莲能够照顾好自己,就原谅潘金莲,一切当作没有发生过,实在是让人倍感憋屈。不过,历史上真实的武大郎和小说中的武大郎相差甚远。我们可以从九十年代一篇有关武大郎坟墓的报导中窥见一二。…[详细]

行家:吴仙花时间:2011年12月07日 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名字有什么特殊含义呢?在水浒中,西门庆是标准的坏蛋的名字,而潘金莲则是荡妇的名字。那么在金瓶梅中,两个人的名字又有什么新的含义呢?…[详细]

行家:吴仙花时间:2011年12月06日 水浒中也西门庆,金瓶梅中也有西门庆。可是两部书中的西门庆完全不同。水浒中的西门庆是一个恶霸,金瓶梅中的西门庆是个人见人捧的大款。为什么罗贯中要把西门庆写成恶霸呢?…[详细]

行家:吴仙花时间:2011年12月01日 对于成年男人和女人,曹雪芹都很厌恶,极力写出成人世界的罪恶和肮脏。而金瓶梅中,描绘的正是这个为红楼梦所鄙视遗弃的成人世界。确实,金瓶梅中的人物大都丑陋,可是不能因为其丑,就否定成人世界,并闭上眼睛不看这个世界。 …[详细]

行家:段钱龙时间:2011年12月01日 所谓道者见道,淫者见淫,心态不同,观感自然不同。不是有非常脾胃者,是不适合看金瓶梅的。…[详细]

行家:吴仙花时间:2011年11月28日 《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本是苏东坡的名词,许多人都熟悉,可是在此处却别有深意。金圣叹老先生有不少评点,点出了武松的些许心思。在这首曲子中,武松回想起许多的往事,而最让武松难以割舍的,当然是在阳谷县紫石街的那段往事。…[详细]

行家:段钱龙时间:2011年11月19日 这部小说中几乎不存在通常意义上的“正面人物”,但同样这部小说中也几乎不存在通常意义上的“反面人物”。如小说中写李瓶儿,既有泼辣、凶狠,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不顾一切的一面,但在更多的场合下,她表现出善良、懦弱和富于同情心一面,她的性格是极为丰富的…[详细]

行家:吴仙花时间:2011年11月19日 武大本人,号称三寸丁,身材矮小,经常受人欺负,平常时节哪里敢和西门庆叫板。可是武大郎有个兄弟叫武松,那是打虎英雄,又是县里的都头,那是一位黑白两道通吃的强人。西门庆对武大郎不妨在眼里,对武松却心怀畏惧。 …[详细]

行家:段钱龙时间:2011年11月19日 西门庆的经商与许多现代人的经商有着许多类似之处。如电视、电信等部门,如果不是靠对市场的垄断,就不会又较高的利润;再如时下流行的名人经商,如果不是利用名人效应打通关节,恐怕困难重重…[详细]

行家:段钱龙时间:2011年11月19日 此外,西门庆深知,“马无外草不肥,人无外财不富”,在他积聚资本的过程中尤其重视对外财的掠夺。如女婿陈经济,因为其父陈洪东窗事发,遂将家产转移到丈人西门庆家保存,最后也被西门庆占为己有。…[详细]

行家:段钱龙时间:2011年11月19日 《金瓶梅词话》受后人批评最多的,是小说中存在大量的性行为的描写。这种描写又很粗鄙,几乎完全未曾从美感上考虑,所以格外显得不堪,使小说的艺术价值受到一定的削弱。一般认为,当时社会中从最高统治阶层到士大夫和普通市民都不以谈房闱之事为耻,小说中的这种描写,是当时社会风气的产物…[详细]

行家:段钱龙时间:2011年11月19日 虽然《金瓶梅词话》作者的情况不详,但仍可以推断为我国第一部由文人独立创作的长篇小说。有人认为,根据《金瓶梅词话》较多保留了说唱艺术的痕迹、书中情节与文字前后颇有抵牾、较多引录前人作品等情况,…[详细]

行家:段钱龙时间:2011年11月19日 相比之下,“五大说”与“王寀说”究竟哪个可以相信,不言而喻。怪不得文学博士田崇雪在评论《金瓶梅与徐州》时说:“这是惊人的发现,因为它解决了很多‘金学家’们皓首穷经也没有解决的问题。认认真真读完该著的读者将会断言:这一发现,在众声喧哗的金学界必将起到‘一锤定音’之效。” …[详细]

行家:吴仙花时间:2011年11月19日 在这闹攘攘的孤寂之中,李瓶儿安排自已的后事。这时西门庆吴月娘也在替她办后事,他们结果给她办了个很体面很排场的丧礼:昂贵的寿材、妻子的称谓、正室女婿作孝子、合卫官员来祭奠、堂哉皇哉的出殡、满县的人屏息看着——日后曹雪芹仿作写成秦可卿的丧事…[详细]

行家:吴仙花时间:2011年11月19日 比起“大观园”上空那令人神往的瑰丽美好的“情天”来,“金瓶”世界是个人欲横流的罪恶深重的“孽海”。前者以诗一样的笔调葆扬“情”,后者则刻露尽相、淋漓尽致地渲染“欲”。虚伪、势利、粗俗、丑恶、尔虞我诈、弱肉强食、强者恣睢暴戾、弱者卑贱麻木………[详细]

行家:吴仙花时间:2011年11月19日 小市民的头脑,只迷信金钱万能。金钱,是现实的,看得见,摸得着,金闪闪,响当当,有了它,可以换取人间的一切幸福。淹没在利己主义冰水中的人们,他们不相信英雄,不崇拜英雄;他们只讲利,不讲义;只讲现实,不讲理想。——要讲理想,发财,发大财,发发发,就是他们的理想。 …[详细]

行家:吴仙花时间:2011年11月19日 长期以来,人们多以中世纪的眼光来审视这位商人、官僚兼流氓的丑恶人物;不能否认,西门庆身上的确有许多属于未来的东西。 …[详细]

行家:吴仙花时间:2011年11月19日 西门庆有句“名言”:咱闻那西天佛祖,也不过要黄金铺地;阴司十殿,也要些楮镪营求。咱只消尽这家私广为善事,就使强奸了嫦娥,和奸了织女,拐了许飞琼,盗了西王母的女儿,也不减我泼天富贵! …[详细]

行家:吴仙花时间:2011年11月19日 此处“惊闺”,指磨镜人手中响铃。有时候卖脂粉的货郎手中的拨浪鼓也叫惊闺。 宋代文人周密《齐东野语》记载:“二寸来长的一种长方形铁板八片,缀以皮条,手提摇之,声联络作响,所以惊闺中妇也。”古时妇人常常居处深闺,即便如《水浒》之中淫妇形象的潘金莲,平日也极少出门…[详细]

行家:吴仙花时间:2011年11月19日 此处“浸润”意同“沾染”,即指两人之间有私情,可又绝不可用沾染。我们说,谁和谁有染,都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以嘲讽的口吻和批评的态度来述说此事。可此句是从妇人角度写来,自然不会觉得自己行为有亏。而细细品味“浸润”,放佛是一滴水滴到了纸上,立刻扩散开来,又放佛是落在干涸的土地上,迅速就吸收了,融为一体了。有私情之后,女人对男人的依赖,也可以从此窥见。 …[详细]